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本地24小时

教育

新浪微博 论坛 视频 图片
旗下栏目: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

童蒙未解敢偷瓜

来源:亳州晚报 作者:涡河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6-02
摘要:村里一户人家种了一块西瓜,瓜长到碓头大的时候,一天,不知道被哪一拨小孩偷了,偷的西瓜还都是白籽白瓤,被摔得四分五裂,丢在了离瓜地不远的河边。那户人家气得在村里骂了一通,那人骂道:“如果能吃,你吃了倒好。 第二年,我们家开始种瓜了。种瓜的原因
  儿时村东瓜园,西瓜又大又甜,看瓜老头管得严。常趁老人午睡,悄悄溜进瓜园,专挑大的偷,吃得肚儿圆,原来老人全看见。
 
  夏天,是瓜季。
 
  我小的时候,还是生产队。那时候,种瓜的还不多,哪儿种了瓜,最牵肠挂肚的是孩子,尤其是我们这些男孩子。从瓜出苗儿,到拖秧,到开花结果,瓜的一茎一叶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。瓜长到蒜臼子大,我们心里就开始估摸着什么时候能吃了,长到碓头大的时候,心里就禁不住开始发痒。可是瓜并不是我们想吃就能吃到的,要想吃,只有一个字:偷。
 
  记得有一年,我们生产队里种了一块瓜。一天,我们发现有个别开裂的西瓜露出了浅红的瓜瓤,心里就像小手挠的一样蠢蠢欲动了,几个小伙伴儿嘀咕一番,立即决定下手。那是一个烈日炎炎的中午,田野里阒寂无人,只有林间的蝉儿声嘶力竭地鸣唱。我们几个小伙伴儿趁人不注意,一猫腰偷偷地钻进了瓜地旁边的玉米地。玉米有一人多高,置身其中,又闷又热。玉米叶如锯条一般剐擦着皮肉,被汗水一浸,蜇得火辣辣的疼。这还不算什么,最让人提心吊胆的是被人发现。一阵风吹来,玉米叶沙拉拉地响,心里顿时疑神疑鬼起来,不觉得已是毛骨悚然,心惊肉跳,真是“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”。
 
  接近瓜地了,我们开始匍匐前进。一边往前爬,一边警惕地扫视着地头看瓜的“人”字庵棚。种瓜的是从山东请来的老王,一个满脸和善,一笑起来两撮山羊胡乱翘的老头。老王睡在庵棚里的一张软床上,发出呼噜噜的鼾声。我们心里暗喜,各自瞅准近处个大的一个瓜,往前纵身一跃,摘下西瓜,抱起来转身就往玉米地里钻。不想,一个伙伴被瓜藤绊了一脚,扑通一声,摔了个嘴啃泥,抱着的西瓜也轱辘辘滚到了一边儿。他顾不上再抱西瓜,忍着疼慌忙爬起来钻进了玉米地。我们身后传来老王山东口音的喊叫声:“大胆毛孩儿,胆敢偷瓜,抓住他,抓住他!”接着是老王一连串啪啪的脚步声。虽然知道老王是干跺脚,不会追来的,我们还是一溜烟地逃远了。
 
  过了一年,实行生产责任制,土地分到了各家各户。村里一户人家种了一块西瓜,瓜长到碓头大的时候,一天,不知道被哪一拨小孩偷了,偷的西瓜还都是白籽白瓤,被摔得四分五裂,丢在了离瓜地不远的河边。那户人家气得在村里骂了一通,那人骂道:“如果能吃,你吃了倒好。都还是白籽白瓤,那叫败坏呀。败坏得令人心痛。”母亲问我是否参与了,我向母亲信誓旦旦地保证:“绝对没有。”
 
  第二年,我们家开始种瓜了。种瓜的原因,是父亲和母亲怕我会去偷人家的瓜。当时,父亲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“卖钱不卖钱,总落个肚儿圆。”一家种,两家种,跟着就是三五家种。后来全村几乎家家都种瓜,我们那儿便成了远近闻名的“西瓜之乡”。家家种瓜,自然也就没人再去偷瓜了。
 
  说到偷瓜,我曾有过一个源自孔乙己的想法。孔乙己偷书,说是读书人的事,能算偷吗,是窃。那么,瓜果梨桃都是嘴头食,那时候,瓜果稀少,哪个孩子没干过偷瓜摸枣的事儿呢?借用孔乙己的说法,也应该算不得是偷,姑且称之为是摸吧。(◎李运明/文 李松涛/图)
责任编辑:涡河网

上一篇:归来仍是儿童

下一篇:竹篮打水空非空

最火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