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本地24小时

教育

新浪微博 论坛 视频 图片
旗下栏目: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

探寻《史记》中的“亳”

来源:亳州晚报 作者:涡河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6-02
摘要:旧时的“梁”和“宋”都是比较大的地域概念,亳州当然是属于安徽的,所以所有属于亳州的都是安徽的,但是历史总在发展,地名也在变化,换个时间就不一定了,比如现在的鹿邑就曾经属于亳州,但是就不能说鹿邑属于安徽。另一个是“城父区”,毕竟这个名称的历史
  偶翻《史记》,发现书中多处熟悉的家乡地名,索性我从头到尾翻了一遍。有关“亳”字的大致分为以下三种:
 
  一种不是“亳州”的“亳”。《孝武本纪》:“亳人薄诱忌奏祠泰一方,曰:‘天神贵者泰一,泰一佐曰五帝。古者天子以春秋祭泰一东南郊,用太牢具,七日,为坛开八通之鬼道。’于是天子令太祝立其祠长安东南郊,常奉祠如忌方。”《封禅书》:“于杜亳有三社主之祠、寿星祠”“亳人谬忌奏祠太一方,曰:‘天神贵者太一,太一佐曰五帝。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东南郊,用太牢,七日,为坛开八通之鬼道。’”
 
  这两段话中的“亳人”很明显不是亳州人甚至也不是亳这个地方的人,按照他们奏议的内容,我认为应该是一个官职,这样我们对“亳”字可能有更清楚的认识,那就是“亳”是一个祭祀场所或者祭祀机构。
 
  还有一种是“亳州”的“亳”。《史记·六国年表》:“汤起于亳”。《殷本纪》:“成汤,自契至汤八迁。汤始居亳,从先王居,作《帝诰》。”“汤举任以国政。伊尹去汤适夏。既丑有夏,复归于亳。”“既葬伊尹于亳。”《秦本纪》:“三年,与亳战,亳王奔戎,遂灭荡社。”《樊郦滕灌列传》:“从击秦军,出亳南。河间守军于杠里,破之。”
 
  这个说得很清楚,“亳”是商王朝的起源地,除非有新的出土证据推翻现有结论,不然,作为现代汉语意义上的一个专有词汇,我认为,这一点已经没有太多争论的价值。
 
  最后一种没有写成“亳”的“亳州”,比如谯、干谿、蒙、城父。《陈涉世家》:“攻铚、酂、苦、柘、谯皆下之。”按照现在的行政区划看,这几个地方也就是苏北、皖北到豫东一带,有人主张按照现在的行政区划来划分历史资源,这种看法被认为是狭隘的地域主义,但是也没有更好的折中办法,难不成按照历史资源重新划分行政地域?或者“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”?
 
  《老子韩非列传》:“老子者,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,姓李氏,名耳,字聃,周守藏室之史也。”“庄子者,蒙人也,名周。周尝为蒙漆园吏,与梁惠王、齐宣王同时。”
 
  我有朋友旅行来到亳州,她回去跟我说,亳州的孩子语文应该很好,因为看你们的地名跟看文言文一样,亳州就是这些文言地名的守护者。旧时的“梁”和“宋”都是比较大的地域概念,亳州当然是属于安徽的,所以所有属于亳州的都是安徽的,但是历史总在发展,地名也在变化,换个时间就不一定了,比如现在的鹿邑就曾经属于亳州,但是就不能说鹿邑属于安徽。在这一点上,阜阳是榜样,现在市政府对外宣传,已经不再提曹操、华佗和老庄了。
 
  《龟策列传》:“楚灵将背周室,卜而龟逆,终被干谿之败。”杜预注解说:“干谿在谯国城父县南,楚东境。”沈括的《梦溪笔谈》说:“楚灵王十一年,王狩于州来,使荡侯、潘子、司马督、嚣尹午、陵尹喜帅师围徐以惧吴,王次于干溪。此则城父之干溪。”干谿之败最终导致楚灵王自缢,两个儿子熊禄、熊罢敌,被蔡公熊弃疾杀死。楚灵王是谁?这段记载跟亳州有何关系?
 
  和楚灵王有关的、最著名的典故就是“楚王好细腰”。《墨子·兼爱中》:“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腰,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,胁息然后带,扶墙然后起。比期年,朝有黧黑之色。”所以后人写出了“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”的诗句。晏子使楚,问晏子“齐人固善盗乎?”,而使晏子说出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的那个楚王,也是楚灵王。
 
  《楚世家》:十一年,伐徐以恐吴。灵王次于干谿以待之。十二年春,楚灵王乐干谿,不能去也。国人苦役。陆贾《新语》曰:“楚灵王作干谿之台,百仞之高,欲登浮云,窥天文。”《左氏传》曰:楚子次于干谿,雨雪,王皮冠,秦复陶,秦所遗羽衣也。《吴太伯世家》:“十二年,楚复来伐,次于干谿,楚师败走。”《昭明文选》引《左氏传》曰:楚子成章华之台于干谿,一朝叛之。
 
  以上四则准确点明了楚灵王此次出征的时间、目的、气候条件、结果和失败的原因。但是至于楚灵王在此建章华台并“乐不思蜀”的原因却众说纷纭。照陆贾说,楚灵王建造章华台并非为了享乐。《风俗通义校注》里说:“《春秋繁露·王道篇》云:‘乾谿有物女。’此云狗物,犹言狗魅也,非衍。”而明代余邵鱼的《周朝秘史》则说:“(楚灵王)游而不返,朝夕宴于干谿。”楚灵王在此声色犬马,似乎确是事实了。
 
  《秦始皇本纪》:“杀陈胜城父。”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记载:“屠城父,至垓下。”如果有朝一日,亳州城区划出一个新的区来,我有两个建议,一个是“药都区”,这当然是理直气壮的事情,毕竟前面有花都区、瓷都区、尧都区、郫都区做例子。另一个是“城父区”,毕竟这个名称的历史感太强了。陈胜殉难的地方,其历史意义,非同一般。
 
  《货殖列传》:“自淮北沛、陈、汝南、南郡,此西楚也。”查看现在的地图,无论如何从沛到陈都不大可能绕过亳州,当时的“西楚”就是现在苏北、皖北和豫东一带,亳州地界上关于项羽的传说,就并非空穴来风了。(◎杨本科)
责任编辑:涡河网